《长安十二时辰》一幅中国古代建筑史中的众生百态图

从图中可以看出,唐长安城的布局是十分规整的,宛如一张棋盘,这便不得不说唐长安城的规划制度——里坊制。里坊制,三国至唐是其极盛时期,图中的每一个小方块叫“坊”,每个坊其实就是一个居民区,坊的四面以高墙围住。唐长安城东西14条街,南北11条街,划分出108个坊。

不再赘述,本文将从当时人们的生活方式入手,带你走进《长安十二时辰》里的唐代长安。在每个生活场景中,你都可以发现那些曾经“躺”在你《中国建筑史》课本中的建筑。

望楼,古时用作古代战争中观敌暸哨。在《长安十二时辰》中每三百步设一望楼,望楼上武侯,武侯自望楼看到长安任何异状,都以约定暗语速传靖安司。靖安司对任何一处所发命令,瞬息即可横跨整个长安城。然而历史上,对于唐代长安是否存在望楼并不存在确切的考证。

历史上的长安虽然没有望楼系统这么复杂的信息传递系统,但却设置了单向的信息传递系统——街鼓,主要用于传递时间。

其中最有名的朱雀门大街,长5公里,宽150米。这种宽度早已超出了当时使用的实际需求,它的主要目的便是保护皇上的安全(当时的弓弩射程70米左右,而皇上在中间走,两边弓弩便射不着)。

▲《妖猫传》中空海坐车进宫,车行驶在朱雀大街上,后面是朱雀门?图片来源于网络

,交通与封建礼制中的等级关系有着不言而喻的联系。而在西安发现的唐长安城明德门的遗址中,门槛中间甚至发现了与唐代马车轮距一样的锯齿,

唐代经济高度发展,长安商市也极其繁荣。长安城中东西两市各占两坊之地,各有二百二十行。在唐代长安购物只能去西市和东市,摆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奇珍异宝。东市的货物大部分从中原地区、日本、新罗引进,西市大部分是从胡人那里引入,从粮食、乐器到身上的金银器挂件,包罗万象,价格较之东市更高。

西市由于靠近西城开远门、金光门,交通便利。西域诸国胡商沿丝绸之路来长安,多住在西市,此处胡商多,胡姬酒肆多,文人多来光顾。西市也称金市,李白《少年行·其二》诗:“五陵年少金市(西市,金主西方)东。”“笑入胡姬酒肆中。”

东西市有严格的开放时间。张九龄在《唐六典》卷20记载“凡市,以日午击鼓三百声,而众以会;日入前七刻,击钲三百声,而众以散。”(中午开市,以300下鼓声之后才能进。到了晚上,以300下钲通知西市闭市。钲亦名“丁宁”,中国古代打击乐器。)

唐代集中买卖的地方为东西二市,但各坊内也有买卖者。坊内各种各样的十字路口,分割成很多“曲”,临街开着各式各样的铺子。如颁政坊有馄饨曲(巷)、长兴坊有毕罗店(毕罗:唐代有馅食品)、辅兴坊的胡麻饼很有名,永昌坊有茶肆,胜业坊有推着小车卖蒸饼(馒头)的。在吃的方面,唐朝主食以面食为主,更准确的说是以饼为主,饼的种类多达几十种(当时的语义中,馒头也算饼的一种)。

《长安十二时辰》第六章申初中有一段话:“升道坊里有一个专做毕罗饼的回鹘老头,他选的芝麻粒很大,所以饼刚出锅时味道极香。我从前当差,都会一早赶过去守在坊门,一开门就买几个。”很多看过原著的人称这段为全书最感人篇章。

在喝的方面,不得不提道政坊的酒,叫虾蟆酒。董仲舒的墓设在这里,因其身份尊贵形成“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规矩,由此该地得名“下马陵”,后口音误传成虾蟆陵。

宫城是皇上居住的地方,也是全国的政治权利中心,外郭即为老百姓居住的地方,也就是平民区。

其中宫城由“三大内”——“西内”太极宫、“东内”大明宫、“南内”兴庆宫组成。

从三大内的位置可见,皇上居住的地点由长安城北部正中(太极宫)逐渐迁移至长安城东北角龙首原之上(大明宫),最后移到原来的外郭(兴庆宫)。

对于居住,原著中曾写过元载十分会享受,亭子上面专门用水往下浇,水顺着亭子流下来,叫自雨亭,夏可避暑。住的房屋为了防止蚊虫,墙泥里混着花椒。宋代王谠《唐语林·卷五·补遗》“天宝中,御史大夫王鉷有罪赐死,县官簿录金共太平坊宅,数日不能遍。宅内有自雨亭子,檐上飞流四注,当夏处之,凛若高秋。”

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中国古代,一昼夜被分为十二时辰,分别以地支(子丑寅卯)序之,每个时辰相当于今日的两个小时。

唐·李咸用《山中》诗:“朝钟暮鼓不到耳,明月孤云长挂情。”在唐代城楼报时,鼓响,城门关闭,实行宵禁;钟鸣,城门开启,万户活动,

所谓宵禁制度,不论是宫城门、皇城门、外郭城门,还是各个坊市门,昏而关,晨而开,定时启闭。

早先各门的开关,靠专人“诸街晨昏传叫。”后来于贞观十年(626年)十二月,马周建议:在六条主要大街设备大鼓,五更天将明时,随着皇宫正南门承天门鼓响,六街擂鼓三千声,宫门、城门、坊门依次开启。日暮时承天门鼓响,六街擂鼓八百声,各门关闭,大街上不许有人走动。(《隋唐嘉话》)。

平康坊毗邻皇城、兴庆宫、太极宫、大明宫、东市等,达官贵人聚居,十分繁华。平康坊分三档,南北中曲。

长安城纨绔子弟多来平康坊北里狎妓,新进士也来此游玩娱乐,这里诞生了很多才子佳人和很多唯美的爱情故事,如唐传奇《李娃传》。

在唐开元年间修建完成的曲江池风景区,位于唐长安城的东南角,是城中公共园林的代表之作。

唐代曲江池,通过黄渠引潏水注入,水量充沛,水域面积广大,加之曲江池四周遍植柳树、桃树等各种树木花卉,风景十分优美,成为节日活动、文人提名的圣地。

自唐中宗开始,新科进士放榜后由政府组织一场庆祝宴会,地点便指定在曲江。又因为时值每年三月的春花烂漫之时,又名杏园宴。宴会开始前在今科进士中选年少俊美者乘马采花,以助喜庆,遂称为探花郎。

唐代李淖《秦中岁时记》“进士杏园初宴,谓之探花宴。差少俊二人为探花使,遍游名园,若他人先折花,二使者被罚。”

开元二年,唐玄宗将兴庆坊置为兴庆宫,系玄宗朝的政治枢纽,里面建立勤政务本楼和花萼相辉楼。

花萼相辉楼前期主要用于玄宗兄弟联络感情,后于以开元二十四年为界发展出聚会宴请、举行科考等功能。

通过《长安十二时辰》可以窥见,长安城市民各个方面的生活方式,充满烟火气。高度还原的历史背景,让人有置身于唐代长安的真实感,宛若一幅中国古建筑小史中的众生百态图。

正如原著作者马伯庸所说:“这层文化最大的魅力,在于表层下面所隐藏的这些老百姓的生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