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石壶蟹庄货款之“谜”

40余名供货商集体向红石壶蟹庄催讨货款,从11月中旬起开始的这场风波至今尚未得到完全解决。对这家开门仅三个月、在沪上餐饮界小有名气的饭店来说,这场货款风波实不寻常。晨报记者在接到供货商的连续举报后,于12月2日、3日,三次对该饭店进行了实地采访。在采访中,供货商们多次提到申花足球队门将虞伟亮,怀疑他与此次事件有关。昨天晚上,记者采访了虞伟亮,他在承认红石壶蟹庄的老板是他朋友的同时,对自己入股参与经营一说予以坚决否认。

老许(线月中旬开始,就一直在为自己的血汗钱往返奔波,但直到12月2日下午———第7次到中山北路2900号的这天,他仍然没有从红石壶蟹庄得到本该属于自己的那份货款。

合同是9月中旬和红石壶签订的,当时饭店还在前期筹备。老许感觉这里的场地很大,老板年纪轻人也爽快,所以稍加考虑后,就支付了1万元进场赞助费,签订了供货商协议,成为该店众多供货商中的一员。然而和红石壶的合作并不顺利,老许说这家饭店的要价比较随意,而且不容供货商还价。比如市场价每斤0.30元的青菜他们会报0.35元,但同样每包3.2元的娃娃菜他们竟然只出价2.2元。更让老许不满的是,饭店在11月初居然要求供货商以每只20元的价格购买不足三两的大闸蟹,并且直接从他的货款中扣除了400元蟹款。饭店强卖的大闸蟹不值那么多钱,愤怒的老许在11月中旬结束了同红石壶的合作,但此时,他累积被拖欠的货款已达7万余元。

按协议,老许在11月20日前往红石壶索取货款。第一次,他被告知结账期要推迟到28日。28日这天,老许在红石壶遇到了很多等待结账的供货商,但饭店方面仍没有兑现,对方要求供货商用货款中的一部分购买饭店的“抵用券”,余款等待对账后到下个月再结算。这次,“抵用券”不再是买蟹那样小打小闹,而是按照供货商的货款额度,一买就是成千上万元。这还不算,有的供货商在对账时,居然还被要求进行“打折”,且折扣率高达6.5折。换句话说,最倒霉的供货商如果有1万元货款,那么经过“打折”、购买“抵用券”,他实际能够拿回的货款只剩下不到6000元。即使供货商愿意吃瘪,他的货款还不能马上到手,必须拖延到12月的某一天……老许算过,加上先前的1万元赞助费,和眼下的七折八扣,他在为红石壶送货中的一个多月中,将至少亏本2万多元。供货商们一致拒绝这种不平等的货款结算方式,并展开了连续数日的催款行动。

在连续接到供货商的举报后,记者于12月2日、3日先后三次对该饭店进行了实地采访。

第一次上门,饭店保安错把记者当成催款的供货商,在门前劝告说:别再多花这种工夫了,有个供货商在“老米”面前跪下来讨,也没有拿到一分钱,今天季老板出去参加婚礼了,楼上只有“老米”在,你根本不可能向他拿到钱。

保安口中的“老米”姓应,据称以前曾是“老米蛇岛”的创办人,目前在红石壶担任要职,对供货商们进行货款打折、发放“抵用券”等做法,多半是由他提出的。记者敲开了“老米”办公室的房门,向里面的一名中年男子表明了来意,但对方声称自己仅是一名打工者,关于货款事件,他一概不知。

离开“老米”办公室,记者在饭店采购部见到了4名正在催款的供货商。在交谈中,记者得知绝大部分供货商在和红石壶合作之前,都不知道有“老米”的存在,因为他们都知道,“老米蛇岛”是早年沪上餐饮界很有争议的一家饭店,曾经在拖欠供货商大量货款后突然关门。

在“老米蛇岛”关门前后,闸北法院至少受理了31件相关诉讼,其中的17件和拖欠供货商货款有关,涉及案值数十万元。据该院介绍,由于“老米蛇岛”突然关门,其中部分拖欠货款至今尚未全额执行到位。在法院的帮助下,记者联络到了当年为“老米蛇岛”案辩护的律师,该律师明确告知记者,“老米蛇岛”的创始人就是应某。根据律师的描述,记者意识到先前办公室中的中年男子,就是“老米”。

再次返回“老米”办公室,他正被一名老者当面催款。这笔仅3500元的货款被扣去了200元用于购买“抵用券”,当着“老米”的面,老者表示那是自愿购买的,但暗中他却给记者挤了挤眼。事后的采访中,他承认“抵用券”是被强迫购买的,因为害怕所以没有在“老米”面前说实话。

“《新闻晨报》是嘛,我们天天在上面登广告的呀,记者采访我们不接待,货款关你们什么事?”虽然不再回避自己的身份,但“老米”仍然不愿对货款问题进行解释,在把记者赶出门外之前,他大声道:“你知道这里的老板是谁吗?虞伟亮!采访不要找我们,要找就找虞伟亮。”

为了采访饭店的法人代表季老板,记者于12月3日第三次前往红石壶。季老板依然不在,但热闹的采购部内,等待催款的供货商们又向记者提供了一些情况。其中有人反映在11月28日前往催款时,被红石壶要求签署了一份不公平的“承诺书”,该“承诺书”要求供货商在24小时内随叫随到地向红石壶送货,否则将被扣除上月全部货款。有人则反映自己的供货单曾被“老米”撕掉了公司的抬头,险成一份没有出处的无效凭证,幸亏他凭事先复印的供货单再次上门催款,但在“老米”出具的欠条上,落款公章中的“红石壶”,却变成了“红石糊”……一字之差,不知何故?

采访中,申花足球队门将虞伟亮的名字被供货商们多次提起。而另据某媒体的专访,虞伟亮的妻子陈某曾自称在为红石壶蟹庄打理生意。由于怀疑虞伟亮和货款事件有关,部分供货商甚至还产生过在12月2日到虞的新婚晚宴上登门“造访”的念头。

12月5日,红石壶法人季先生总算约见记者采访。季先生介绍,红石壶是由外地某企业、季先生本人和一名陈(音)姓女子出资成立的,虞伟亮虽然是他的好朋友,但其本人并没有实际出资,在红石壶中只有名誉董事的头衔,所以虞对饭店的经营一概不知。

关于货款问题,季先生表示:截至当晚5时前,已经有90%以上的供货商结到了货款;“抵用券”都是饭店和供货商们协商购买的,不存在强卖的问题;货款打折只针对少数供货质量不好的供货商,是饭店正常的经营行为,不属于故意克扣。季先生还解释,货款暂时延迟是因饭店更换财务人员,需要重新做账导致,随着账目逐渐理清,供货商们将在12月7日前后,陆续拿到货款。

昨天是12月8日,截稿前,记者特向部分供货商证实货款兑现情况。结果被访的6名供货商中,只有1名情绪最激动的供货商全额拿到了货款,1名还在等饭店安排谈判时间,另4名均只拿到了红石壶开具的期票,最晚的兑现时限是在今年年底。而且,他们仍然被红石壶强迫购买了共计7000元的“抵用券”,以往的强行打折也没有得到“”。

供货商们怀疑:按红石壶日均约7万元的营业额,本可轻易偿还所有货款,但生意兴隆的它为什么要用期票结算货款?该店既然解释货款延迟是因为更换财务,为什么不乘机梳理以往所有不平等的货款关系?

供货商甚至提出,如果季老板有诚意挽回供货商的人心,那么他能否将所谓“协商”卖出的“抵用券”全额回购?

昨天晚上,记者联系到了虞伟亮本人,让他就此事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虞伟亮承认,红石壶蟹庄的老板是他的朋友,但他对自己入股参与经营一说予以坚决否认。

虞伟亮表示他和他的家人都从未参与过红石壶蟹庄任何经营行为。他透露,当初这个朋友饭店开张时只是为了沾一下他的光,才提到了“虞伟亮”这个名字,但他自己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股份在里面,也和饭店的经营业务没有瓜葛。而对于那个传说中的陈姓女子,虞伟亮也坚决否认是他新婚妻子陈娟。虞伟亮说,近来这些传言已经搞得他不胜其烦。“我现在已经让朋友把合同都准备好了,你们如果要证据的话可以看看合同上的名字,白底黑字,一清二楚,根本没有虞伟亮三个字。”

对于当初有人要大闹婚礼的传言,虞伟亮也作出了解释。“我已经对这种小道消息不感兴趣。事实摆在眼前,那天有人来‘砸场子’吗?没有,那么多领导在我可能开这种玩笑?”虞伟亮认为,这个事件已经对他的名誉和家人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我好好地踢球怎么就惹上了这种事情。和事实不符的事情非得把我拉上,还把我的家人给牵扯进来。如果有人想借我来出名,那他打错了算盘。”虞伟亮表示,如果再有此类的恶意中伤,那么他已经做好了对簿公堂的准备。“官司打到底我也不怕,我只相信事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