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德为先 积健为雄

湖南衡阳湘江东岸沿江风光带的一座小楼顶层,是书法家李云的工作室。身为衡阳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的他,大篆书法在省内外书法界颇具声誉。

7月中旬的一个夜晚,记者来到李云工作室。百余平方米的房间内,最引人注目的是著名书法家欧伯达所书的隶书横幅“积健为雄”。李云自己的七八十幅书法作品也悬挂于四壁。此外,废纸三千堆满一角,文房四宝、古筝吉他环列四周,艺术氛围相当浓厚。

谈到书法,谈到生活,李云感慨地说:“书道漫漫,我愿为之攀登,不问高寒。”

初识李云,很难想象他是一位书法家。这个别号“瑶山逸云”的瑶家大汉,高大健硕,孔武有力,颇有“练家子”风范。交谈之后发现,他果真的是从小习武,家族有着瑶王血统。

李云于上个世纪70年代初,告别瑶山来到城市,初中毕业后,进入衡阳市全球印刷厂学徒。他从小就对书法情有独钟,喜欢写写画画。有一天,在魏振文师傅那儿,他发现几幅书法作品写得特别好,看起来非常美,便问是谁写的。魏师傅告诉他,是他的徒弟欧伯达写的。李云问欧伯达现在哪里,魏师傅说他在河北承德工作,每年要到春节时才回来探亲。李云说想见他一面,可能的话,就拜他为师学习书法。魏师傅拗不过他,答应等欧伯达回家探亲时再说。

欧伯达确是一个人物。他从小就在衡阳街头卖字为生,到承德工作后苦练书法数十年,隶法张迁、礼器、衡方诸汉碑,楷法猛龙、黑女等碑志,行取二王,行草师何绍基,再倾心于金文,熔碑铸帖,骨力洞达,雄秀兼备。篆隶楷行四体皆通,犹以隶书标新立异,独树一帜,全国各地许多碑林和名胜古迹都有他的墨迹泐石刻碑。李云后来知道,在河北承德,流行着这样一句话:“山庄错落十万户,铁樵(欧伯达的号)书法几千家。”

因缘际会,李云成了欧伯达在衡阳的第一个入室弟子。在欧先生的悉心指点下,他系统地临习汉碑,以植根本,继涉魏晋,以求雄健,数年后书艺大有长进。

1979年底,在钟增亚、朱大何、萧贤讷等先生的积极倡导下,衡阳市书法研究会成立了,李云成为第一批会员。

有资料表明,衡阳市书法研究会是中国成立最早的书法社团之一。作为青年书法家,李云在这个组织中相当活跃,专门负责展览和对外联络工作。

1983年,李云参与策划、编印《衡阳书法篆刻选》,收录了明末清初以来的衡阳历代名家名作,这是全国出版比较早的一本书法篆刻作品集。同年秋天,湖南电视台拍摄专题片《翰墨染衡州》,重点介绍了三个人,其中一个就是李云。那一年,他26岁。

上个世纪80年代末,因为生计,李云投身商海,先做灯箱路牌,后从事装饰装修工程。2002年,虽然他持股的装修公司已在全省业内很有名气,但在他心中却始终珍藏着一个书法梦。

恰在这时,退休还乡多年的欧伯达先生问他:“你已经下海十多年了,挣了多少钱?”他回答说:“饭钱够了。”欧先生说:“既然有饭吃了,我建议你就不要再泡在商海里了。以你的天资和功力,你在书法方面应该会有一番成就。金钱毕竟是身外之物,唯有文化才会让人留下声名。”李云思考了一段时间,觉得恩师的话不无道理。

欧伯达先生要求李云闭关10年苦练书法,并约法三章:一、不参加书法展览;二、不参加书法组织;三、不与同道者论道。

2003年春天,拿着欧伯达先生的推荐信,李云来到北京,找到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先生,欧阳中石又为他推荐了言恭达、王友谊等名家,针对他的书法强项,指导他专攻金文大篆。

李云严从师教,埋头习书,日夜耕耘,积十年之功,大篆书作摄殷钟之魂,夺周鼎之魄,已臻出神入化之境,极具大家风范,书法藏家和艺术机构对他非常看好。

他在商周金文方面用功最勤,并对古文字书法作了系统而详细的资料汇编,准备再花几年的时间,编辑出版一本自殷商至先秦时期的大篆字典。

李云的大篆作品,用笔豪放质朴,敦厚圆润,线条宛转灵动,结体寄奇隽于纯正,壮美多姿,有金文之凝重,也有草书之流畅。境界格调高古,笔画线条老到,造型结体散漫自然,体现出大气阳刚之感。他不仅是在书写大篆书法,而且是在书写千年民族文化,每个字都是一幅美丽的画图。

2003年秋天,他回到衡阳休假,有两个僧人来访,请他为南岳方广寺书写“大雄宝殿”匾额。他自忖功力不济,婉言谢绝。对方坚持说:“我们特意为寻找《泰山金刚经》的书家而来,我们见过你的书法作品,觉得你是最合适的人选。”李云便去请教欧伯达先生,欧先生沉吟了一会儿,说:“孩子,你与菩萨有缘,好好写吧!”李云遂闭门读帖三日,尔后斋戒沐浴,焚香净手,一挥而就。如今,到过南岳方广寺的香客和书家,见了这块匾额,无不点头称赞。

求学京华期间,他一边学习,一边担任老师的文字助教,并多次参加中国书画精英团,到边疆、军营、学校、企业交流,展览。

李云曾与衡阳画家冯兰芳合用一个书斋,故名其斋曰“半边斋”。冯兰芳有语戏谑:“这个瑶民不一般,对我们汉人的古文字下死劲钻研,倘有一字不明出处,书都会被他翻烂。”足见其用功之勤勉执着,确实可钦可佩。

作家甘建华的《牧童遥指杏花村》文中记载着这样一件事:2011年6月,在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的书画笔会上,甘建华拿出册页请李云书“仁山智水”。当时,甘建华和画家李清白在一旁念叨孔夫子“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李云一时分神,写成“仁山乐水”。因册页不同单张宣纸,不好另写一张,甘、李正暗自惋惜,孰料李云有急智,竟能自圆其说,题跋“人在山水间,不亦乐乎?”“仁山乐水”四字,取天地之形,用山水画的构成方法,远近高低,浓淡干湿,率意涂抹,不计工拙,款识则乱云飞渡在峰壑之间,充分体现了“笔墨当随时代”的发展特性。

在与记者谈到艺术人生时,李云认为保持平常心最为重要。他说:“先师欧伯达先生教导我,艺术为学当先为人,百艺德为先。”

他有两个鲜明的观点:一是不把书法当做职业来做,而是当成学问来做,这样才有创意,才能发展;二是反对“玩艺术”,真正的艺术创作是严肃的,是现代人文品格的宣泄,人文精神的弘扬。所以,他每天的工作都很投入、充实。他将文化信念看做是生命信念,真实而充盈,从容又崇高,心灵的独到与精神的饱满令人感动,这正是他追求的艺术真谛。

在衡阳湘江东岸沿江风光带这段直径2公里的范围内,晚清大儒王闿运曾在东洲讲学,湘军统帅曾国藩曾在石鼓练兵,兵部尚书彭玉麟曾傍江而居。汩汩流动的湘江水,千年如斯,不经意间竟在这里沉淀着如此厚重的湖湘人文历史。

在一种让人歆羡的环境里,李云说他可以在工作室一呆就是好几天,看书,写字,听歌,鼓琴,弹吉他,逍遥自得,其乐融融。累了的时候,拖一张藤椅,泡一壶香茗,临江而坐,凝神静思。极富创意的“龙”字作品,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诞生的。

6月16日18时37分,“神九”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3名航天员在万众瞩目中,开始了长达13天的太空之旅。为弘扬我国传统文化并且见证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历史性时刻,“中国航天”系列文化活动组委会,此前便向全国征集一批有艺术实力、有社会影响力的书画家作品,最终筛选出13幅精品,寓意13亿中华儿女对祖国航天事业的美好祝愿。李云创作的象形文字“龙”入选13幅精品。

在中国古代的神话与传说中,龙是一种神异的动物,春分登天,秋分潜渊,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从8000年前发现龙形图案至今,龙已成为中国文化的象征,中华民族的图腾,中国人都为自己是“龙的子孙”“龙的传人”而自豪。

李云向记者再次书写了“龙”字,大篆字型,龙头、龙眼、龙角、龙身、龙尾、龙爪,造型合度,动感强劲,昂首直刺青天,飞腾于宇宙之间。跋文“龙跃云汉,铁伟雄风,神九飞天,壮我国威”及款识,不规则地题写在龙身之下,寓意“神九”拔地而起,穿透云层,遨游太空,象征着中华精神与现代科技的完美结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