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知名女画家死后被誉为“世界艺术家”活着时受尽了白眼

都说受得了多大的诋毁,就能有多大的荣誉。可潘玉良生前受尽了白眼,直到离开人世,都没有得到同等比例的赞誉。

她1岁那年,家里唯一的顶梁柱父亲生病去世。次年,她的姐姐也紧随父亲而去。

一个原本完整的家,被贫穷拆得七零八碎。此时的潘玉良想不到,多年以后,她也因同样的理由,离开人世。

父母双亡,年幼的潘玉良只好寄养在舅舅家。可她的舅舅也不是什么好人,懒惰且贪婪。

封建社会里的女子,生活步履维艰,而青楼又是吃人不眨眼的魔窟。此时的潘玉良,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天大地大,她却早已是个无家可归的人。

青楼女子,多半卑微到了尘埃里。所幸这一次,潘玉良短暂地得到了命运的眷顾。

潘玉良本就容貌出色,因为年纪尚小,进了青楼,她把琴棋书画学了个精通,并没有沦落到寻常风尘女子的地步。

潘玉良遇此知己,认定了此人是她此身的良人。得了自由身后,她坚决地跟随潘赞礼,即使是做小妾,她也要一直服侍在他左右。

潘赞礼本就喜欢她,也不愿辜负她。两人很快举行了婚礼,并为她取名“潘玉良”。

潘赞礼知道她擅长绘画,也鼓励她在这方面深入学习。潘玉良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考进了上海专科美术学校的绘画专业。

他从来都是支持潘玉良的,鼓励她不断前进,并没有如寻常人一般,要求潘玉良相夫教子。

在西方浓重的艺术氛围下,潘玉良受益良多,思想也变得逐渐大胆起来。1929年,已经35岁的她回到国内,举办了她的第一场画展。

潘玉良的知名度,开始逐渐被打开,伴随名气而来的,还有不少诋毁辱骂的声音。

当时女子地位本就低下,更不要说潘玉良曾是青楼女子。在这些愤愤不平之士眼中,潘玉良是污浊的,根本担当不起艺术家的美名。

即使潘玉良的心胸多么宽广,国内无尽的白眼和辱骂始终缠绕着她,让她不得安宁。

走投无路之下,潘玉良回到了巴黎。但她一个异乡女子,画作很难得到认可,更加也没有收入,所以只能贫穷度日。

而令人讽刺的是,潘玉良死后,她的画作为她赢来了极大的荣耀,西方一些群体甚至讲她赞誉为“世界艺术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