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云:《读奇书论奇人——水浒人物揭秘

该书不是考证《水浒传》的作者、成书年代、故事演变、版本差异等问题的高头讲章式的学术论著,而是立足于《水浒传》现有文本,以水浒人物为对象,选取一些具有意义、疑义、争议、趣味的话题展开评述,对人们耳熟能详的水浒人物做出合乎情理又让人耳目一新的解读。其中既有对水浒人物的行事与形象的品评,对水浒人物的才干(不仅是武艺)、战功、性格与排名之间的反差的阐释,又有对《水浒传》传达的某些陈腐价值观及残忍嗜杀一面的挑剔,对《水浒传》的故事情节编排亮点及艺术缺陷的分析,还有借由梁山聚义故事引申出的对中国古代社会的历史、文化、风俗、人物遭遇的感慨。

全书有解析、有论证、有考证,见解独到,既具有学术著作的科学性、严谨性,又具有知识读物的可读性、趣味性,有助于人们更加深刻、全面地阅读、品鉴、理解“妙绝干古”、快意恩仇的水浒世界。

一、宋江武艺低微,缺少阳刚之气,他的梁山寨主地位却是众望所归、无可替代的

三、“忠”与“义”的矛盾,关涉《水浒传》的主题之争,也贯穿宋江一生的行事

四、招安并非不可选择的道路,由于宋江的天真简单,招安反倒成了梁山兄弟的劫难

五、梁山兄弟“尽忠报国”后的惨烈结局,让人们对“尽忠报国”有了别样的感触

四、卢俊义之死是出于奸臣的陷害,也与中国古代政治传统及其本人见解暗昧难脱干系

一、关胜武艺出众,而他名列梁山武将之首,“武圣”后裔的身份起了决定性作用

四、《宝剑记》中的林冲故事,比之《水浒传》中的林冲故事更加酣畅淋漓、耐人寻味

二、秦明被逼落草,是梁山众人滥杀无辜、“为目的不择手段”的行事风格的生动诠释

三、柴进识人之能、领袖群伦之才及江湖声望不及宋江,而他建功立业并不依仗这些

一、无论李应如何精明打算,都已经成为梁山的囊中之物,根本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

三、武松为施恩出头,称之为助纣为虐并不为过,而这只是靠几顿酒肉轻松换取的

二、徐宁及梁山众人的死,侧面表明《水浒传》要在有限篇幅内达到梁山英雄十去其七的结局

二、虽说李逵性情暴躁、行事莽撞,但他嫉恶如仇、好打抱不平的个性却让人赞叹

一、朱武“平生足智多谋”,不负“神机”之名,他对阵法的娴熟,更是让人惊叹不已

四、在《水浒传》等诸多古典白话小说中,文人即便足智多谋,也很少能成为团体领导者

一、王伦最大的功绩,不是开创梁山基业,而是为梁山聚义发掘了得天独厚的根据地

一、晁盖慷慨豪迈、声望甚高,而认为他作为梁山寨主不及宋江绝非污蔑偏见之论

三、从水浒故事演变过程中晁盖身份与地位的变化,人们能感受到晁盖的过渡性色彩

一、行事时共同进退的梁山兄弟组合中,论及形象的模糊,几对朝廷降将堪称样本

作为一部流传久远、声名远播的文学名著,《水浒传》以精彩纷呈的故事引人入胜,以洗练明快的白话让人激赏,更以塑造了众多形象鲜明的典型人物而享誉海内外。故此,自《水浒传》流传后世起,就衍生出了一个以品评水浒人物为对象的独立题材。

数百年来,诸多大家名流各展其才,对水浒人物做出了许多趣味十足、精彩绝伦的解读,从而形成了一座隽永、璀璨的宝库。

《水浒传》是一部历经数百年的累积流传方基本定型的文学名著,故此,它的成书也是一个漫长、复杂、中间波折不断而又难以厘清具体细节的过程。正如何心所指出的:“总而言之,《水浒传》并不是一人一手的创作。先有一人把各种梁山泊英雄的故事连缀起来,成功一部长篇小说。后来又经过几次增损修改,所以现在通行的《水浒传》,已经不是原来的真面目了。”

聂绀弩也指出:“《水浒》不是某一个人从头到尾创作出来的,而是就一些零碎杂乱的说话记录‘编’‘编辑’‘集撰’‘纂修’而成的。这种编辑工作,决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因为那些现成材料并不是不多不少,刚好编成一部书,也不是彼此衔接、照应、文字技术一样高低,只要排排次序就行了的。矛盾、重复、粗糙、欠缺的地方,就需要编辑者的统一、剪裁、加工、改写和补充,尤其是最后一点,其实就是部分的创作。编辑的不止一人,也不止编辑一次,就是做这种工作的不止一人、一次;而且编成之后,还有人做这种工作。假定早期的编者是施耐庵、罗贯中;在他们之后,郭勋、李卓吾、金圣叹,都对《水浒》尽过力,也都是《水浒》的若干程度的作者。”

《水浒传》的成书过程如此漫长、复杂,导致其“经过几次增损修改”,仍有许多致命缺陷未能消除——许多水浒人物的性格及行事颇有前后矛盾之处,各部分故事情节精彩度及艺术成就也参差不齐,甚至相差悬殊。

《水浒传》漫长、复杂的成书过程及版本演变,使得《水浒传》除了具备名著均有的多义性之外,也增加了人们解读的难度。对水浒人物进行解读时,如果从《水浒传》现有文本着笔,会得出一种结论,从《水浒传》成书过程或版本演变等角度分析,往往又会得出另一种结论,有时这两种结论甚至是对立的。

故此,《水浒传》是一座开采不竭的宝库,而对水浒人物的解读,自然也需要不断推陈出新。《读奇书,论奇人——水浒人物揭秘》(下称“《水浒人物揭秘》”)正是基于前贤研究成果,立足《水浒传》现有文本,力求对人们耳熟能详的水浒人物做出让人耳目一新的解读。

无可否认,《水浒传》中某些人物的残忍嗜杀及杀人片段的血腥,部分故事情节编排的简单化、程式化,某些陈腐价值观的传达及是非标准的混乱,都是不可回避的缺陷,甚至让今天的人们觉得不可接受。

然而,这些缺陷无法从根本上掩盖这部文学名著的过人魅力。每当读者阅读此书时,往往热血沸腾,与书中人物同喜怒,读后回味久远、颇有余音绕梁之感。数百年来。《水浒传》始终是人们竞相讨论而绝无厌倦之情的重要对象。

《水浒传》是一部小说,自然不能与现实或历史直接等同。故此,无论其中有多少人物、事件有历史原型,这些人物、事件一旦作为素材进入小说,就与历史原型再无牵涉,而是构建了一个独立的世界。这是解读小说的基本立场。

然而,从另一角度而言,任何小说都不可能孤立地讲述一个情节曲折的故事,其中往往有着经过变形的现实或历史的投影。故此,《水浒人物揭秘》中对水浒人物的解读,不会仅仅局限于他们的行事与形象,而是能解读出许多耐人寻味的关于现实或历史的感想与结论。

《水浒人物揭秘》合计二十二篇,涉及的人物有梁山一百单八将中的二十余位,以及未列名梁山一百单八将,却是梁山走向兴旺发达的关键性人物晁盖和落寞而骂名随身的梁山开山寨主王伦。依据笔者最初的想法,是打算对梁山一百单八将逐一进行解读。

然而,当撰写数篇论述宋江等天罡星人物及少数地煞星人物的文字后,又觉得并不能对每位水浒人物(尤其是许多地煞星人物)都做出有新意的解读,勉为其难的话,反倒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意味。故此,笔者放弃了这一想法。这样,对《水浒人物揭秘》中要评述的人物的选择,就以能否做出有新意的解读为标准,其中既有凡是评述水浒人物便无法回避的人物,如宋江、吴用、武松等,又有人们极为喜爱的人物,如林冲、鲁智深等,也有不少人们容易忽略的人物,如关胜、李应等,自然还有一些小人物,如扈三娘、时迁等。

以内容而论,《水浒人物揭秘》不以严谨、细致地考证《水浒传》的作者、成书年代、故事演变、版本差异等学术问题为能事,而是以水浒人物为对象,集中于一些具有意义、疑义、争议、趣味的话题展开评述(不同人物只是或多或少地涉及几项)。无论是前人评述较多的人物,还是前人关注较少的人物,都力求不与前人雷同。

其中既有对水浒人物的行事与形象的品评,以及对水浒人物的才干(不仅是武艺)、战功、性格与排名之间的反差的阐释,也有对《水浒传》传达的某些陈腐价值观、残忍嗜杀一面的挑剔,以及对《水浒传》的故事情节编排亮点及艺术缺陷的分析,还有借由梁山聚义故事引申出的对中国古代社会的历史、文化、风俗、人物遭遇的感慨。无论是哪类话题,都希望予人以知识和启示。

以风格而论,一方面,《水浒人物揭秘》追求兼具学术著作与知识读物之长,力求具有学术著作的科学性、严谨性,有解析、有论证、有考证,立论扎实,表达独到见解;同时具有知识读物的知识性、可读性、趣味性,文笔流畅,避免枯燥烦琐之弊。另一方面,追求兼及文史。

中国自古文史密不可分,笔者亦坚信文史密不可分,即便是严肃的学术性问题,也未必要用冰冷枯燥的语言表述,冰冷枯燥的语言也并不代表严肃性与学术性。因此,《水浒人物揭秘》对水浒人物进行评述时,既不依据高深的理论做枯燥乏味的阐释,也不片面痴迷逻辑严密、自成体系的论述,而是通过夹叙夹议的方式,展示水浒人物的独特风貌。

需要说明的是,《水浒人物揭秘》中对《水浒传》的故事情节及文学笔法时有褒贬,但笔者对这部文学名著并无不敬之处。这正如食客品鉴菜肴,固然可以无所顾忌地或赞美或批评厨师所做的菜肴,却也自知,这并不意味着自己的厨艺会比厨师更胜一筹。

笔者相信,以平等、挑剔而非敬畏、膜拜的心态读书,才是获得乐趣及书中真谛的最佳途径。与此同时,根据文学接受理论,一部作品自产生且流传起,它就成为一个独立的存在,人们也会不断对其做出解读。

而人们对作品的解读,一方面,固然能解读出许多作者想要表达的观点;另一方面,又能解读出许多并非作者想要表达的观点,而这两种现象都是极为合理的。故此,笔者相信,对水浒人物的解读,只要言之成理,持之有故,就不算突兀,且自有其存在的意义与价值。

笔者少年时偶读《水浒传》,此后即痴迷此书,不能自已。当时喜爱的,是故事情节的精彩纷呈及梁山好汉劫富济贫的壮举,对其作者、成书年代、故事演变、版本差异及宋江等人“横行齐、魏”的史实、性质等复杂学术问题一无所知。

最着迷时,不仅梁山一百单八将的姓名、绰号、排名能一一道出,几无差错(许多“水浒迷”应该都能做到这点),甚至全书回目及不少精彩片段也能朗朗背诵(如今阅读次数更多、体味更深刻,反倒没了这等本事),对水浒人物的性格及行事的熟悉,自然更是不在话下。

少年时,喜爱《水浒传》故事情节的精彩纷呈,又崇拜武艺高超的江湖好汉,自然不会有过于复杂的感触与联想,故此,爱憎分明,好坏绝对。对“好人”的遭遇,颇多同情,对“坏人”的作恶,深恶痛绝。

随着年龄增长及阅历渐深,笔者对《水浒传》的感情变化甚大,早已不复少年时的简单热血,对水浒人物的观感也多有改变,甚至对某些水浒人物的观感发生了逆转。原来喜爱的,此时评价不高,甚至心生厌恶,原来厌恶的,此时却颇能理解其处境、同情其作为。此可谓成长后的见地,自然与少年时迥然有别。

如今,虽说笔者对《水浒传》早已不复少年时的简单热血,而对《水浒传》的喜爱程度,仍然是其他小说难望项背的(至今时时阅读,且对比阅读不同版本,深感乐趣无限)。《水浒传》中的人物形象、故事情节,常常萦绕心头。

笔者对水浒人物的观感,在阅读中也不断有新的顿悟。读《水浒传》颇给人以“常读常新”之感(无论同一人或不同人读《水浒传》,源于年龄、阅历、知识结构、心态的差异及变化,往往观感与评价会大异其趣。实际上,凡名著都有此魔力,作者对《水浒传》最为偏爱,故觉其尤甚)。

阅读《水浒传》期间,由于兴趣所在,笔者接触到了大量关于《水浒传》的研究著作与文章,其中既有作者、成书考证类,也有文本、人物品评类。受这些研究著作与文章的启发,笔者萌生了将积聚心头的对水浒人物的观感诉诸笔墨的念头。

此后,即选定人物、拟定提纲、动笔撰写,乐在其中。所谓“集腋成裘”,经过五年多的积累,就有了这部《读奇书,论奇人——水浒人物揭秘》。

古典白话小说在传播、成书期间,因受诸多因素影响,各自形成了繁复的版本系统,《水浒传》即是典型。传世的《水浒传》版本,既有繁本、简本之分,又有七十回本、一百回本、一百二十回本(以上繁本)、一百零三回本、一百零九回本、一百一十回本、一百一十四回本、一百一十五回本、一百二十四回本(以上简本)之别。

且不说简本、繁本之间孰先孰后存在争议(当前多认为繁先简后),即便是繁本,不同版本回目、故事情节不同,相同回目诗词多寡不同,甚至相同回目相同故事情节字句也差异甚大。这一现象给《水浒传》研究造成了诸多障碍,自然也影响着对不同水浒人物的性格及行事的解读(当然,人们平日接触、阅读最多的,是属于繁本系统的七十回本、一百回本、一百二十回本)。

在本书中,笔者评述水浒人物选取的《水浒传》版本,是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第2版的一百回本(故此,也基本不会涉及梁山征田虎、征王庆期间梁山好汉的行事)。正如朱一玄所指出的,只有一百回本,“可能是《水浒》故事定型成书的最早本子,也最接近传说故事的原貌”。

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出版的一百回本《水浒传》,以容与堂本为底本,同时参照天都外臣序本、杨定见序本等整理而成。本书中所引《水浒传》文字,如无单独注释,均出自这一版本(所引文字只标明回目及页数)。

本书中各篇,除了《“托塔天王”晁盖:命中注定的过渡性人物》发表于《菏泽学院学报》2019年第6期之外(收入本书时又有所修改),其他各篇均未发表过。特此说明。

本书成稿后,笔者进行了多次的修改、充实,虽说不能尽善尽美,但力求减少舛误。尽管如此,由于笔者水平有限,拙作只是一孔之见而已,疏漏之处还望读者诸君不吝指正赐教。

冰云,原名蒋兵魁,陕西西安人,现定居安徽芜湖。自幼酷爱文史,对《水浒传》研究及陈独秀研究尤为痴迷,功力深厚,多有深湛通达见解。发表文章有:《“托塔天王”晁盖:命中注定的过渡性人物》《陈独秀与托洛茨基:两个大起大落的历史人物》《陈独秀和他的托派同志郑超麟》《老兔子和中兔子的故事——蔡元培与陈独秀》《平淡如水的君子之交——陈独秀和周氏兄弟》《小学识字教本在陈独秀生前未能出版的原因》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