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名人笔下的宜兴】黄裳:小楼春雨·宜兴之秋

宜兴大地释放了她原有的斑斓,树林、河流、山峦交替绽放出绚丽的色彩。漫步宜兴,一幅幅美丽的画卷随处可见。

黄裳(1919—2012)山东益都人。当代散文家、高级记者。曾任《文汇报》记者、编辑、编委。中国作家协会理事、上海文联文员。著有《锦帆集》《旧戏新谈》《妆台杂记》等。

到善卷洞时已是黄昏,正好是这里开展夜游的第一天。先在洞侧的餐厅内晚饭。推窗远望,一轮圆月已经挂在天边,四周是萧森幽意的参天竹林。在这“已凉天气未寒时”的清秋之夜,真的感到了一种醉人的静趣。这天除了我们一行几乎没有别的游人,这就给了我们以从容观赏的机会。遗憾的是无法看到唐代的题名。弃舟出洞以后,在夜色迷蒙的山径中穿行,在暗黑中看到路边一座丰碑上刻着“碧鲜庵”三个朱红大字,这就是传说中梁祝读书之处。不过善权寺的大殿和藏经阁却早已毁去了。

宜兴是江苏有名的竹乡,到处都能看到茫茫的竹海。我们下榻的地方在城外的群山丛中,有一个很好的名字——静乐山庄。住室背后和大门左右到处都是绿竹,清晨在这里散步是很有意思的,往往流连忘返,过了早饭的时间。山居幽静,夜里坐在屋里泡一杯宜兴著名的绿茶来吃,也是一种享受。在整日奔波参观游览之间,坐下来细细地回忆一日的见闻,听听朋友介绍有关宜兴的种种故事,不知不觉就已到了夜深。

我们曾先后参观了陶都制作紫砂陶器的工厂车间和陶瓷陈列馆。说起陶器,人们总忘不了春秋时越国的范蠡,是他的别号“陶朱公”使他与宜兴的制陶业紧紧联系在一起了。其实从考古发掘看,宜兴陶器的产生还要早得多,可以上推到四五千年以前。看来范蠡应是第一个发现了陶器的商品价值并加以发展经营的企业家。

紫砂茶具的制作是千变万化的。可惜这次没有看到有名的供春壶和更多的明代制作,不能辨析从明到清风格的衍变。陶器和家具一样,明代制品的主要特征是古朴、单纯、典雅,逐渐流于繁缛华丽正是发展的必然趋势。不过古朴并不板滞,造型的特征、线条的变化,处处都凝聚着匠师的心血,是奠定紫砂艺术的基础,是不可忽视也无从替代的。清代中期最著名的曼生(陈鸿寿)壶也没有能够见到,更是可惜。这是诗人文士参加艺术制作的特例,给紫砂制品的风格发展以很大影响。在清中叶的极盛时期,宜兴的有名匠师不但在当地制陶,还被聘请到不少地方去从事创作。吴骞在《桃溪客语》里记:“国朝宜兴陈远工制沙壶,形制款识,无不精妙。予目中所见及家旧蓄者数器,意谓即供春少山无以远过也。远字鸣远,号鹤峰,或称壶隐,挟其技以游四方。名人胜流竞相延结,海宁则杨晚研、曹廉让诸公尤所契赏,故至今遗器独多。海盐则涉园张氏假馆亦最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