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梅迎春|赏吴昌硕、齐白石笔下的梅花

梅花是为诗人、画家所赞颂和常画的一种题材,由于花开在冬春之间,故而以寒香著称,这一传统题材在艺术上讲神妙、重笔趣、求气韵,因而堪称我国传统绘画艺术的精华之一。

吴昌硕早年专攻书法、诗词和篆刻,后在任伯年的鼓励下学习绘画,先从画梅花开始。他认为,梅花具有“冰肌铁骨绝世姿,世间桃李安得知”的孤傲冷艳和清逸豪放的气质,所以他以画梅来“缘物寄情”,以物附意。他画的梅花,不仅画意深刻,还都配以寄情的诗词,以表达内心的情感。在他60岁的那年,一位日本友人出于对他的敬仰,赠他一口日本古名刀,并希望能得到他的一幅墨梅。当时,中国正遭受列强的侵略,吴昌硕便为这位日本朋友画了一幅《古梅图》。他将老梅倔强不屈的虬干,画成怒龙冲霄之势,并题诗道:“报国报恩无蹉跎,惜哉秋鬓横皤皤。雄心空对梅花哦,一枝持赠双滂沱。”表达了自己忧国忧民的爱国情怀。

吴昌硕画梅很注重气势。他喜欢用大篆、草书的笔法画梅,作画之前,他总是先凝神静气,然后便运笔如风,一气呵成,自称为“扫梅”,所画之梅自然气势非凡。

吴昌硕认为,要画好梅,必须要做到胸中有“梅”。为此,每当梅花盛开时,他总要去苏州邓尉、杭州孤山、塘栖超山等赏梅胜地探梅、画梅。为了临摹方便,他还在自家地里种了几十株梅花,名“芜园”。有一年大雪,临家的瓜棚被压垮了,殃及到芜园,将一枝初绽的梅花压折了。吴昌硕不胜惋惜,先是用绳绑扎救治,看看不行,又将其收入到瓦缶中供养。后来,还特意画了一幅梅花长卷,题以长句,记述了当时的痛惜之情。由此,足见其爱梅之深。

对于赏梅胜地,吴昌硕尤爱超山的梅林。他说,超山的梅比邓尉的梅耐风霜,比孤山的梅古茂,为此,他还写过一首题画诗:“十年不到香雪海,梅花忆我我忆梅。何时买棹冒雪去,便向花前倾一杯。”表达了对超山梅林香雪海的深深眷恋之情,现在杭州超山公园的门票上就印有这首诗,以此表示对这位“梅知己”的敬仰。

超山报慈寺旁有一株宋梅,虬枝枯干、苍老遒劲、逢时开花。吴昌硕每次来超山,总要在宋梅下反复观赏,不忍离去。1923年,周梦坡为宋梅筑亭,名宋梅亭。吴昌硕则挥毫为之画了一幅《宋梅图》,并撰写了一副对联:“鸣鹤忽来耕,正香雪留春,玉妃舞夜;潜龙何处去,看萝猿挂月,石虎啼秋。”由于当时他的兴致很高,《宋梅图》画得格外传神,是他的得意之作。

1927年,84岁高龄的吴昌硕再次上超山探梅作画,并在报慈寺的宋梅旁选定了长眠之所。当年11月6日,吴昌硕在其上海寓所病逝。5年后,家人按其遗愿,将他葬于报慈寺西侧山麓,距宋梅仅百余步,了却了永远与古梅为伴,做梅的知己的心愿。

白石老人很喜欢画梅花,这跟他对家乡的感情密切相关。他年轻时曾典租过一个叫梅供祠的祠堂居住。房周围种满了梅树。他称之为“百梅祠”。在《题画梅》中他还写道:“疏影黄昏月色殊,老来清福羡林逋。此时正是梅开际,老屋檐前花有无。”

齐白石在一幅梅花图上曾题诗曰:“小驿孤城旧梦荒,花开花落事寻常。蹇驴残雪寒吹笛,只有梅花解我狂。”

齐白石梅花也很有特色。他一生画的梅花也有很多。齐白石画梅,深受吴昌硕影响,在技法上以凝重的金石笔法画枝干,以浓艳的洋红点花卉;在意境上多为缘物寄情,写物附意。

【墨香阁书画】是一个国画、书法、纯手工绘画作品的交流、推广和交易的平台。致力于让更多的民间艺术家的书画作品得到大众认可;让知名艺术家的书画作品飞入寻常百姓家;让书画爱者有机会以合理的,甚至低廉的价格买到自己心仪的书画作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